•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出轨之母 第三十六章

    发布时间:2021-09-25 00:00:33   


    乌云当空,风雨凄厉。

    窗外,“呜呜”怒啸的狂风正在不停肆虐。

    如黄豆般大小的雨滴借着风势“噼里啪啦”地击打在紧闭的门窗玻璃上。

    室内,我叼着正在燃烧的香烟,懒洋洋地斜躺在床。

    旁边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已经横七竖八地堆满了烟蒂。

    地上也还有几个空空如也的啤酒瓶。

    但我对此丝毫没在意,只是瞪着双眼,愣愣地盯着对面正在播放新闻的电视机。

    此时是我再次来到宁州的第六天下午。

    很不幸,从前天晚上开始,台风就降临了这座城市。

    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猛烈地暴风雨的我在整整观察了一天之后也失去了兴趣。

    就这样窝在宾馆的房间里足不出户。

    电视上正不断地滚动播放着关于台风的最新情况,根据播报,最快今晚午夜,最慢明天清晨,这该死的台风就会离开,向北方继续移动。

    又一根香烟燃尽,我随即将它丢进了烟灰缸。

    然后起身来到窗前凝视着外面。

    此刻,那窗外是水的领地,是风的世界。

    但我也看到,就是在这如此恶劣的天气下,路上还是有些人,有些车在穿梭往复,行来驶去。

    特别是那些路人,或许因为忙于生计,他们穿着各色的雨衣,带着各式的雨伞,在这风雨交加之中,就像一粒粒找不到位置的棋子。

    还有不远处几幢灰色的建筑屋顶上,呆立着几只流浪的白鸽,满腹的心事,在雨里显得更加沉重。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不知为何,我没来由地念起了苏轼所作的《定风波》小的时候,当时还在县里商业局上班的我妈就开始督促我背诵唐诗宋词。

    那个时候我年纪小,对于她这种做法很是反感。

    所以背诵起来也是“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

    不过后来背诵的多了,这一首首脍炙人口的古诗词也慢慢地印入了我的脑海之中。

    对于我妈的这种要求也渐渐习惯,不在头疼了。

    等到随着年龄的增大,这些辞藻隽永,极富含义的诗词就更加吸引我了。

    比如这首《定风波》苏轼这个人,一生宦海沉浮,仕途坎坷,虽然也有消极愤懑,但他始终保持乐观豁达的天性,胸怀坦荡。

    这首词便可体现他从容不迫的态度以及开阔的胸襟。

    让我这个现代人思之也不禁悠然神往,钦佩无比。

    “要是在古代,恐怕我也只能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腐儒穷酸吧!”

    内心这样自嘲的我苦笑了一会儿。

    接着又想着心事,现今这我还是我,我妈也还是我妈。

    但一年来,她改变了不少,我亦是如此。

    再也无法恢复到当年那个纯真的童年时光了第二天果然风去雨停,云开雾散。

    我也收拾了一下,到了中午时分便出了宾馆房间,去楼下快餐厅吃饭。

    之后就坐上出租车去了市区解放路商业步行街。

    在那里,我游性十足的逛着各种各样的商场店铺,瞧着琳琅满目地各类商品。

    不知不觉之中就到了下午两点,有些疲劳的我随便地找了家咖啡厅,点了杯冰镇咖啡。

    然后便懒懒地靠坐在沙发椅上,就这样静静地休息着。

    没过多久,一个淡扫娥眉,略施粉黛,风姿绰约,手提几个品牌服饰包装袋的成熟女人走进了咖啡厅。

    看到这女人,让我睁大了眼睛。

    因为她就是被我偷窥到上次和我妈一起跟江子辉,姚彪他们淫乱的范金燕。

    当我正想低头躲避时已经来不及了,只见已经发现我的她笑吟吟地朝我坐的位子走过来。

    见此我也不在躲闪,怀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面对她。

    “小军是吧?还认识我吗?”

    只见她站在我坐的位子旁微笑地问着我。“当然,范阿姨好!”

    我也笑着回答她。“介意我坐在你这里吗?”

    她一边把手里的袋子放在地上一边接着问我。“坐吧阿姨。”

    我大方地说着,并招手叫来了服务员。“一杯冰橙汁。”

    服务员来了后她就对其要求道。

    接着已坐在我对面的她拿出了湿面巾纸,擦了擦自己那有些汗液地脸庞。“阿姨,买这么多衣服啊?”

    此时我出声问着她。“女人嘛,像我这样上了年纪的就要注意形象,所以衣服也要多一啦!”

    擦完汗的她一边取出粉盒补着妆一边回答我道。

    这话说完,她又略带好奇地问我:“我好象没听你妈说你来啊?难道你”“呵呵。”

    我尴尬地笑了笑,红着脸轻声答道:“我是偷偷来的,没跟她说。”

    “呵呵,你这孩子不乖哦!等会儿我就去打电话告诉你妈。”

    听到我的答案,她便这样娇声笑道。“阿姨,求你别告诉她行吗?”

    听她那样说,我便双手合十,装出副可怜的模样恳求她道。“呵呵,看你这样子,好啦好啦!阿姨不会去告密的。”

    看我这样,她便笑着说道。

    我和她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

    她似乎有种随时随地都能与人亲和交往的能力,一举一动,一笑一颦当中尽显成熟女性的无限魅力。

    在聊天中我渐渐知道了她的一些基本情况。

    她今年三十七岁,原先在宁州远洋渔业公司机房当总机。

    后来企业改制,下岗的她就做了保险业务员。

    她还有个九岁,在省城私立寄宿学校上学的儿子。

    老公比她大一岁,如今在一家私营的船舶修理厂工作。

    因为厂里任务繁重,所以他每个星期只有在周末才能回家休息。

    她的儿子暑假也没回来,而是在省城的爷爷奶奶家里住着。

    时间过的很快,越聊越投机的我们便在这咖啡厅吃起了晚饭。

    晚饭期间,她总是用那种大胆而诱人的目光注视着我。“不会吧?她对我有兴趣?”

    心里想着这些的我也开始有点蠢蠢欲动,但表面上还是一副很冷静的样子。

    等到吃完晚饭已是晚上七点多了。

    这时她对我柔声讲道:“帮阿姨一个忙好吗?等会我想去超市买点东西。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

    “没问题!”

    我不加思索地便答应了她,同时心里也早已乐开了花。

    随即我就结帐,接着帮她提着袋子,一同离开了咖啡厅。

    等进了超市,人流渐渐地密集。

    她和我随着缓慢运动的履带式电梯上升,人头簇动的电梯像是流动着的粘稠熔岩。

    此时的我故意地紧贴在她的后面,在平缓的电梯上寸步不离。

    她也能感觉我呼出的热气在她的脖颈上缭绕着。

    人流在慢慢挪动,已打定主意要试探她的我用空出来的手故伎重施地紧贴着她的臀部,手掌在她的股沟处摩挲不止。

    令我惊喜的是她对此根本就没什么反应,而且下身还轻微地朝我那支正在大胆妄为的手上靠了靠。

    等电梯到达目的地,我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了手。

    她在超市斩获颇丰,我则像是她的跟班兼保镖一样,大包大揽地往购物车上搬运着采购而来的物品。

    四十分钟后她结束了购物,便和我一起提着东西离开了超市。

    随着出租车的开动,我不时从后排的座椅凑向前,插科打趣地说着些幽默的笑话,还把那热烘烘的鼻息喷在她的耳边,使她痒痒地侧过去脸。

    出租车用了二十几分钟就开到了她家所在的小区。

    我无须她的吩咐就忙着帮她拎起了袋子,殷勤地把她采购来的东西搬上楼。

    我俩像是蚂蚊搬家一样提着琐碎但不沉重的各种纸袋、塑料袋,两双手竟腾不出一只去揿按电梯的按钮,还是我反应快,立即用手肘按住了电梯的开关,进入了电梯,在那个空无一人狭隘的空间里以后。

    我那浮躁的内心因此变得柔软湿润起来,于是便用腿碰到了她裙子的下摆,柔软的微痒一击,闻着她头发上的那种浓郁的玫瑰香气。“哼!真是个坏孩子!”

    此时她终于忍不住了,就这样含羞似娇地嗔道。

    说完她便想背过身去,而我已被她这种卖弄风骚的姿态撩拨的不能自制,随即就将脸快速地凑近了她,离得竟是那么地近。

    我的嘴搜索过去,在她嘴的四周摩挲,然后用舌尖抵开她的嘴唇,慢慢地深入进去。

    她的嘴滚烫而湿润,为此大喜过望的我再一次猛烈地锁住了她。

    而她在稍稍挣扎了几下后也开始搅动起自己的舌头迎合起我来。

    忽然,一声铃响,电梯停在她所住的楼层。

    我狠狠地再吮吸了一番,这才松放了自己的嘴唇。

    她见我嘴唇上沾附着腥红的唇膏,乐得咯咯直笑,努着嘴向我示意。

    等一同进了她的家里,她把东西放妥了之后就递给我一张纸巾,并且说道:“擦擦吧!你这坏孩子。”

    当我擦完嘴,又想抱住她时,她却用手指按在了我的唇上,腻声说道:“别心急嘛!我去换下衣服。等我一会儿。”

    说完便飘然进了卧室。

    十分钟后,她从里面传来一声:“进来吧!”

    于是我就飞快地走进了卧室。

    只见她穿了一件又薄又短的睡裙。

    透过白色的丝织品,任何视力正常的人都可以察觉她里面什么也没穿。

    看着她坚实的乳房在睡袍的精致布料里鼓得高高的,布料是如此地轻薄,几乎透明的。

    她向我走过来,挨得是如此的近,以致于她的乳峰可能轻轻地触碰到我。

    此刻的我好象能感到她的热气从裙子里扩散,她的头发散出浓郁好闻的味道,潮湿而鲜艳的嘴唇使我魂不守舍。

    突然,她开始热烈地拥抱我,丰满而富有弹性的乳房紧贴在我的身上,她那肉感的红唇正贪婪寻找我的唇舌。

    而我则像一头强壮的野兽那样滋滋地喘着粗重的气息。

    一会以后,我的手搂着她的肩膀,而她的手则搂着我的腰,手指无意间地搭在我的下身上。

    我们紧密地拥抱着,像是融合到了一起的神仙,一边挪动细碎的步子往床边前进。

    说不清是谁把谁放倒到了松软的床上,我最初静静地躺着,听任她的摸索和爱抚,她手忙脚乱的解脱我身上短袖衬衫的扣子,裤腰带,随后抓住我,香滑的身子拚命地往上凑迎,细腻的舌头老练得像蛇须一样从口腔滑出,舔舐我的胸膛和嘴唇,最后竟翻压骑坐到了我的身上。

    慢慢地,她脱下了我的短袖衬衫,她的眼睛火辣辣地盯着我,闪烁着动人的火苗,解开了我的牛仔裤,此刻我的两腿中间早已显出一堆像小山般隆起,白色的内裤下面有一道浅浅的阴影,愈发衬托丰隆的神秘。

    见此,她脱下了我内裤,显露出我赤裸的全身。

    得到了释放的那一根阴茎弹动着,一下子就挺立了起来,一丛浓密的毛发,柔顺驯服地圈在周围,硕大的龟头光滑如缎,一点点地像是跟她打招呼。

    她随即伏下脑袋,一条长长的舌尖迅速地舔舐在我的胸膛以及乳头上。

    一条舌头好像变得两条三条一样,顿时让我觉得不仅是她的舌尖,而是被很多舌尖覆盖了每一根神经末捎,她不断地舔弄着我,而嘴里由于兴奋同时还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

    她舔弄得我太舒服了,浑身的血液迸流回荡,那根阴茎早就暴胀欲裂,龟头那里泄出一点晶莹的精液,她的舌尖从脖子开始往下移动,经过乳房、腹部,舔到都碰到我的阴毛了,然后便停下在那地方,她先从我阴茎的根部开始,由下往上慢慢地舔舐,舌尖一卷把龟头上那晶莹的一点舔去了,最后才一口吞下那龟头,随着她的嘴不停地套动,她的臀部也跟着上下跳动,双手紧紧攥住阴茎根部,急切而热烈地套弄着。

    又过了一会儿,她突然停下了嘴里的动作,把个身子后仰着,一只手撩高了她睡袍的下摆,膝盖弯曲着把两腿间的那一地方向我凑了过来,我的阴茎直竖如棍,戳到了她的阴户附近左冲右突地不得其门。

    急的她用手一拨,对准了她已经开启的阴户。

    刚一接触,我就觉得一股温湿的热流。

    她的身子向前一挪,一下就把阴茎吞没了进去,又坐直了身子,就在我的上面快意地呻吟着,我和她的肉体,顷刻间便融合在了一起。

    “哦,哦,阿姨,真爽,真爽!”

    我一边快意地低语一边抱着范金燕的腰肢,飞快的向上顶动着我的阴茎。

    也许是好多天没有做了,也许是这次我太激动了,总之我的感觉来得特别快,在抽插了二三分钟之后我便呻吟一声,精液尽数射进了她的体内。

    而她也在我射精的瞬间达到了第一次的高潮,只见她喊了一声:“好舒服!”

    然后手脚并用的抱住我,从上而下疯狂地耸动着她的屁股,发出淫荡的“滋滋”声,然后彷彿是拼尽全力一样,拚命抵住我的阴茎,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温热的暖流冲上了我的龟头。

    短暂的交媾令我们失去了大部分的力气,虽然我的阴茎依然坚强地深插在她的蜜穴里,但是我却没有了继续运动的力气。

    就这样,我将她拉倒,让其趴在我的身上,她也抱着我,久久没有说话。

    好一会儿,她才长长叹了一口气,用手指轻拂我的脸颊,并说道:“真好,已经很久都没有尝到这种滋味了。好舒服啊!”

    “呵呵,贱货!别蒙我了!”

    心里如此想的我嘴上却没说话。

    没过几分钟,望着她微闭的双眼,我又忍不住的亲上了她因为充血而显得红润的嘴唇。

    她没有说话,依旧闭着双眼回吻着我。

    她那柔软的双手在我裸露的背上来回摩挲。

    渐渐地,我的嘴离开了那双诱人的嘴唇,慢慢往下移动。

    我用我宽厚而灵巧的舌头舔着她白皙的脖颈,让她不自主地挺动着身体,发出低低的呻吟。

    很快,我俩就赤身裸体的开始了第二次性交。

    我一边在她身上尽力的挺动,一边爱不释手地把玩着她的那对乳房,嘴也周旋在两颗乳头之间。

    我伸出了舌头,轻轻地里住整个乳头,把它吸到我的嘴里,它的顶端微微有些凸起,而我的舌尖就在这凸凹不平的乳峰上迂回游走。

    而她似乎难以忍受这种深入骨髓的麻痒,情不自禁地抱着我的屁股,两根指头在我的屁股缝中间轻微骚动,就像在给一个人轻轻地搔痒一样。

    我贪婪地吃着,摸着,而我的阴茎依然坚挺地插在她湿润的阴道里,感受着那一片温暖。

    她在我的挑逗下渐渐地失去了理智,只见她紧紧地抱着我的身体,头向后仰,露出雪白的脖颈,嘴里不停地呻吟着:“哦太美了哦我要你吃它哦我要你摸它哦好舒服宝贝别停下来我要你哦我要你宝贝哦好美真的好美!”

    听着她淫糜的呻吟声,我变得更加兴奋,我用一只手微微支起身体,然后把身子弓起来,然后张嘴将整个乳房含进去,尽管不论我怎么努力都只能含住一部分的乳房,但是我还在拚命地把那个大家伙往嘴里面吸着,而这样带给她的则是强烈的吸食的感觉和被抽紧的感觉,而这样带给了她更大的快感。

    只见她忽然用手紧紧地抱住我的头,把我的头往她的乳房上压下去,而她的身体则不停地扭动着。

    随着她身体的扭动,那湿滑的阴道壁快速的摩擦着我的阴茎,带给我一种近乎于窒息的快感。

    而她更是在疯狂的扭动中迎来了她的第二次快感,只见她急剧的扭动了几下后,松开了差点让我窒息的抱着我的头的手,嘴里大口的喘气,而她的阴道也随着呼吸的频率有规律的收缩着,一股一股的淫水浇在了我的龟头上。

    这时我的阴茎在她的身体里再次地勃然长大,然后一股强烈的冲动涌上我的头颅,让我热血沸腾,让我血脉喷张。

    我的手离开了她那白皙而又丰满的乳房,移到她的胯上,然后一躬身跪在她的两腿之间,挺动着我的阴茎开始了我第二次的抽插。

    这一次,我的动作并不像刚才那样如暴风雨般的猛烈,我用稍微缓慢的动作将我更加胀大的阴茎拔出她的体外,然后腰部用力再次将阴茎整根插入她的阴道。

    就这样,我一下、一下地用力地抽插着她,而我每次的抽插都会从她的阴道里带出大量的白色的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

    而她这时已经完全迷失在同我交媾的快感之中了,只见她随着我将阴茎的拔出,也深深地吸一口气,然后再随着我大力的插入重重地呼出肺里的空气,不断发出“嗯啊嗯啊”的声音。

    这样大力地抽插了一阵后,我渐渐感到体力不支,于是我再次趴在她的身体上,伸嘴咬住了我刚才蹂躏过的乳头,而我的阴茎则在她的身体里做着小幅度而快速的运动。

    只见我的屁股压在她的身上快速的运动着,发出“噗哧噗哧”的声音,而在我俩的结合部也冒出一股一股的白色粘稠液体,这些液体顺着她肥白的屁股流到了身下的床单上,打湿了一大片。

    随着我在她身体里快速的运动,刚才四仰八叉躺在床上喘气的她,慢慢地再次被身体带来的快感侵蚀,她尽力地分开双腿,并把它们抬高到我的身上,然后两腿一曲紧紧地缠在我的腰上,同时奋力抬起她的屁股主动迎合着我的动作。

    就这样我们两个就像连体婴儿一般耸动着屁股,随之而来的则是巨大的快感。

    过了一会儿,我感到体力渐渐的恢复,于是从她身上爬起来,再次保持着跪姿,伸出双手将她缠在腰上的腿分开,然后扶着她的双腿奋力地抽插起来。

    这一次,我抽插的更彻底,更猛烈。

    以至于耳边同时响起了抽插的“噗哧噗哧”声,我的腹部碰到她屁股的“噼啪噼啪”声,她“哦哦”的呻吟声以及身下的睡床不堪负荷的“嘎吱嘎吱”声。

    一时间各种声音纷至沓来,在我耳边混合成了最淫荡最勾人魂魄的声音,随着这种声音的呐喊,从我的阴茎上再次传来了一股比一股更加强烈的快感,我知道我又要射了,于是我弯下腰抱起她的屁股,然后狠命地运动着我的身体,让我的阴茎在她那早已淫水泛滥的蜜穴里冲撞。

    她也似乎感觉到了我即将到来的喷射,拚命地向上挺动她的屁股,嘴里发出了疯狂的“啊啊”的叫喊声,然后我只觉得后背一阵酥麻,透过脊椎直达脑髓,接着的阴茎不受控制地在她的身体内一阵一阵地悸动,伴随着阴茎的跳动,滚烫的精液射向她阴道的深处,射向那孕育过生命的空间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