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出轨之母 第二十一章

    发布时间:2021-09-23 13:05:43   


    自从和陈凯在茶室见面以后,我的心就一直忐忑不安着。

    在学校整天绷着脸,谁和我说话也是爱搭不理的。

    上课和学习也又开始变得漫不经心。

    有几次想拿起手机给我妈打电话,把那天的事跟她讲讲。

    但每次到了最后还是被我放弃了,因为我不想因为这而让我妈为此困惑或者难受。

    我也不会跟小夏去说,其实在我的内心深处,对他还是抱有恨意的。

    并不会因为他怎么怎么对我妈好,对我怎么怎么的和善这些而做出改变的。

    他是破坏我原本安逸幸福家庭的罪魁祸首。

    这一点无论他怎样弥补和辩解,都不能获得我的原谅。

    一个星期以后,又到了周末。

    我选择留在学校而没有回家。

    傍晚和同寝室的室友们一起在学校食堂吃过晚饭以后就回了寝室。

    由于没什么事,大家就凑在一块玩起了扑克牌。

    大概玩了一个小时之后,寝室门外响起“咚咚咚”的敲门声。

    这时已经出完牌,有空闲的我听到后就起身走到门前,把门打开一看。

    只见我妈端庄优雅地站在门外,她今天的扮相应该经过精心的修饰,从头到脚都显得十分紧身利落:发际高挽,描眉打鬓,凤眼亮唇。

    上身外面着一件淡紫色的女士单扣西装,里面开领的白底蓝竖条纹衬衫似乎永远也包里不住丰满的乳房。

    下身穿着条紧身牛仔裤,脚上一双藏青色的半高跟皮鞋。

    如此形象完美的衬托出她的靓丽时尚和身为成熟女性的无限底韵。

    她见是我开门,微笑着和我说道:“小军,妈妈来看你来了。”

    我见此连忙把她让进了寝室,嘴里还问道:“吃过饭吗?”

    “吃过了。来,这些都是你爱吃的零食。”

    只见她边说边把手里提着的塑料袋放到了我的床铺上。

    此时室友们见是我妈来了都纷纷和她打招呼。

    她也非常客气地和他们应答,还把袋子里的零食拿了一点儿出来分给他们。

    就在这时候我开口问她:“夏叔叔呢?没和你一块儿来?”

    “他啊,他公司的几单业务出了点问题。星期三那天又去广州了,后天才回来。”

    她小声的回答道。

    我点了点头,随手搬了张凳子让她坐下后又问道:“那你待会儿怎么回去啊?你也知道我们这儿一到晚上七点半就没公共汽车了,连出租车都少见。”

    听到我的问题后,她毫不在意地回答:“没事的,等会儿妈妈就要去学车的。我跟教练说了,他再过一会儿就会开车过来接我的。”

    我听了有些好奇,便疑惑地继续发问:“晚上也要学?”

    “是啊。”

    她肯定道。

    然后又接着给我解释:“是这样,妈妈其它东西都已经考合格了。再过一星期就要路考,教练就要求我们这几天晚上都去公路上练练。因为说不定就会被抽到去夜考的。妈妈已经去开了两个晚上了,今天是第三天。”

    “哦。”

    我搞明白后应了一下。

    这时她的手机铃声响了,她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和我说道:“是教练打过来的。”

    说完就接起电话,讲了几句以后就挂了。

    然后回过头和我说道:“教练他们快到了,妈妈就先过去了。下星期周末到妈妈那里去,好吗?”

    “好的。”

    我没有犹豫,马上答应了。

    她见我同意,就面带笑容的站起身来,和我的室友们告别后步履优美地走出了寝室。

    我也跟着她走出寝室,一起来到校门口。

    教练车此刻已经停在了校门口的一处。

    她看到后就对站在她身边的我说道:“好了,儿子。回寝室去吧。”

    我向教练车停靠的位置望去,车里坐着两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其中一个男的就是陈凯。“怎么了?”

    我妈见我站着没动就问我。

    我连忙回答:“没什么妈。那你开车的时候要注意安全。还有,呃,那我先回去了。”

    我犹豫着想提醒她当心陈凯,但还是没有出口。“嗯,我会的。再见,儿子”她也没注意我的语气,说完话亲昵地摸了摸我的耳朵,随后就走向了教练车。

    等她上车之后,车子就开动起来,朝车辆稀少的西郊公路而去。

    我站在门口,暗暗记下了教练车的车牌号码。

    然后就飞快地跑向公交车站台,坐上了今晚最后一班经过我们学校的公共汽车。

    坐在车上,思绪有些纷乱的我很快意识到这辆车并不能把我载到我妈他们去学车的西郊公路。

    但那里太远,我也没有其它交通工具可以用。

    思索了一会儿以后我在一个停靠站下了车,在那儿拦下一辆出租车后去了云飞小区。

    因为我觉得不管怎么样她晚上还是会回公寓的。

    我应该在那里等她。

    抱着这样想法的我半小时后到了云飞小区。

    在小区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一瓶饮料和一包香烟以后我就进了小区,来到我妈住的那栋公寓。

    坐在公寓一楼大厅的沙发上的我喝着饮料,抽着香烟,就这么默不作声的等着她。

    心里也期盼着她早些归来。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公寓楼晚上来来往往的人挺多的。

    不过大家彼此都是陌生人,只会顾着自己的事情而不会去关心不相干的人。

    所以他们最多好奇地看上一眼之后就纷纷上楼回家或者离开公寓。

    期间巡逻到这里的保安人员也询问过我需不需要帮助。

    但被我礼貌地拒绝了,还说明了自己的情况以及为什么在这里的原因。

    他见我一副学生打扮的样子也没在意,很快就离开,继续往其他方向巡逻去了。

    而我等他走了以后,也从沙发上站起来,在大厅内四处走动着以便活动一下因为长时间端坐而有点儿麻木的大腿。

    “呲”的一声,又一根吸完的烟蒂被我摁进了沙发边上的烟灰缸。

    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等的有些焦急的我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然后把烟盒里仅剩的最后一根烟给抽了出来,叼在嘴上。

    随手把烟盒扔掉后用打火机点上香烟,继续吞云吐雾着。

    快要抽完的时候,我双眼的余光突然发现了那辆我盼望以久的教练车正朝大厅门外的这个方向驶来。

    见此我连忙扔了香烟,跑到大厅里另一侧的安全通道门后躲起来。

    借着通道门中间的一块纺锤形玻璃窗所留出的视角观察着大厅内外的情况。

    此时车已开到了大厅外,在停车处把车子停稳以后我看着从驾驶座里出来了一个男人。“真的是他!”

    我心里又惊又恼,因为我已看清楚那个穿着深蓝色连帽运动衫和一条裤管十分肥大的牛仔裤,造型相当具有嘻哈风格的男人就是陈凯。

    只见他从驾驶座出来后就来到了另一边,打开了车门,把还坐在副驾驶位里的我妈拉了出来,搀扶着向大厅里前行。

    他们进了大厅后我注意到我妈的脚步有些虚浮,脸颊也是红彤彤的一片,全身几乎都拥簇在陈凯的胳膊上。

    好象只有这样才能使她的身躯保持平衡而不摔倒。

    看起来她喝了不少酒,连平常总是拿在她自己手中的白色LV坤包现在也被陈凯挂在他的另一条胳膊上。

    两人就这么簇拥着一路朝电梯走去。

    等他们进了电梯,我也随即转身往安全通道的楼梯飞快地跑上去,好借此追上他们。

    等我气喘吁吁地跑到那儿,陈凯已经从我妈的坤包里拿出了钥匙准备开门了。

    房门距离我此刻猫腰躲着的安全通道口很近,只要几步就可以走到他们面前。

    但我并没有因此那样做,而是屏住呼吸继续窥看着他俩。

    可能他也不知道到底是哪把钥匙可以开启房门,无奈之下他也只好一把一把的试着。

    当试到第三把钥匙的时候,我妈似乎有些清醒过来,神情忸怩地对他说道:“好,好了,小陈。太晚了,你,你先回去吧。阿姨自己进去就行了。”

    “这怎么行呢!您瞧您都醉成这样了,还是我给您开门吧!”

    他听到我妈的话后立刻回答道,脸上的表情还很真诚。“这,这个。”

    我妈似乎对此很犹豫,嘴里也噎喻着。

    他见我妈这副模样后,马上又讲道:“您放心阿姨,把您安顿好以后我就回去。现在您就告诉我哪把钥匙是开房门的吧。好吗?”

    他说话的时候前胸还贴着我妈的背部,一只胳膊还环在我妈的腰肢上。“嗯,那,那行吧。谢谢你了小陈。就那把。”

    我妈考虑了一会儿以后就答应了,还指出了那把房门钥匙。“别客气。”

    他一边说一边用那把钥匙打开了房门。

    正当他俩一前一后的走进房间之时,我就好象一只夜猫一样贴着走廊墙壁窜了过来。

    在陈凯关门的瞬间用手将房门把住,没有让房门关死。

    我扶着门,耳朵贴在门上听着里面的动静。

    门内此时除了传来两人走动时因为踩踏地面而产生的“哒哒”声之外,还有陈凯那略带关切的讲话声:“阿姨,我扶您去卧室吧?”

    这之后我只听见我妈小声的和他嘟哝着什么,具体的也听不清楚。

    接着一阵响动过后,客厅里就没了声音。

    我见此就小心的推开房门,进来后轻轻的把门关好。

    然后蹲下身体,一点点的向卧室方向移动过去。

    就快到卧室门外的时候,从里面传来了我妈惊慌的说话声:“哦,不,不行,小陈,你不能这样!快,快放手!”

    听到这儿,我加快了速度,没几步就到了卧室门外的角落。

    探头望去,里面的情形顿时让我感到有点儿口干舌燥了。

    只见已经外套被脱,鬓发散乱我妈被陈凯压在床上,他的双手死死地按住我妈的手腕,以便不让她挣扎。

    嘴唇则不停地在她的脸颊,朱唇,耳垂以及玉颈间拱弄。

    一边这样一边还激动地对我妈说道:“阿姨,对不起,我,我实在忍不住了,你,你真是太美了。”

    说完这句后,不等我妈反对他就向她的朱唇吻去,我妈摇晃着脑袋要躲,他没有放弃,很快就准确的吻到她的唇上。

    他此时也猴急的伸出舌头,想伸进我妈的嘴里,我妈紧闭着牙关,还是不肯,身子也不住的在他身下扭动。

    这种欲拒还迎的姿势让他更加冲动,双腿禁锢住我妈的下身,舌头也更加拼命地往里深入,同时双手也开始上下抚摸起她的身体。

    一时间卧室里充斥着我妈因为朱唇被堵而发出的“唔唔”声。

    过了一阵,我妈再也无法坚持了,她终于张开了牙齿,接纳了他那贪得无厌的舌头。

    他的舌头就好似一条毒蛇一样,在如愿探进我妈的唇腔之后,使劲上下翻腾,左右搅动,追逐着她的香舌。

    被他这么吮吸、舔舐着自己朱唇的我妈渐渐地停止了身体的扭晃。

    本来还在他背后推拒着他的一双嫩手也缓缓地搂住了他的身躯。

    和他唇齿相依,舌瓣挑弄,忘情地迎凑着。

    两人就这么紧紧拥抱着,亲吻着,抚摸着,彼此的欲望都开始热烈燃烧起来。

    吻了好一段时间之后,他的嘴离开了我妈的朱唇,双手开始缓慢地在我妈丰盈的躯体上游走,使劲地摸揉。

    弄得我妈那张本就因为酒精的催化下已经通红的俏脸现在变得更加艳丽了。

    嘴里还发出阵阵骚媚入骨的轻吟呓语:“嗯嗯别别这样嗯。”

    他听到如此诱惑的声音就更加无法再忍耐下去了。

    随即把手放在了我妈的腰间,摸索到她衬衫的下摆,伸进去,用手指滑动着,以此感受着她那光滑暖和,而且富有弹性的柔嫩肌肤。

    然后逐渐地往上揉摸,直到摸上她的胸罩。

    这时候我妈哼了一声,双手搭在了他的手腕上推拒着,嘴里含混地说道:“别,不行,不行,我是你的阿姨,小陈,我们现在这样已经很过分了。”

    她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手上的推拒却毫无力量。

    陈凯没有任何迟疑地把手插进了胸罩里,使劲揉抓起她的乳房。

    一摸到那让他梦寐以求的乳房,使得他的心激动得几乎都要跳出胸膛了。“太爽了!好大!好丰满!”

    他的嘴里情不自禁地发出他由衷地感叹。

    一边感叹,一边还用力揉摸,用手指刺激着她的乳头,眼睛紧盯着她此刻的表情。

    就这样我妈在他的揉捏下半眯着迷离的凤眼,脸上的潮红更加明显。

    随着乳头被粗暴地搓捏,鼻子里也哼出一声声毫无意识的呻吟。

    看到我妈这副淫态,他也有些受不了了。

    于是他立刻开始行动起来,一手摸索着她的臀部,熟练地解开皮带以后往下粗暴地拉扯她的裤子,一边另一手也麻利地拉下自己的裤子拉链,往外掏自己已经硬挺得不行的阴茎。

    而我妈此时也十分温顺地躺着,对他的这些动作再也没有丝毫抗拒的意思。

    嘴里还有一声没一声的轻哼着。

    很快,他就把我妈外面的牛仔裤和里面的白色蕾丝内裤都褪了下来,扔到了床边的地板上。

    见到如此滑嫩白皙的下体呈现在他的眼前之后,欲念大增的他再也不顾什么了。

    嘴里喘着粗气,连裤子都没来得及脱,就握住自己的阴茎向我妈的阴道插去。“啊进去了。”

    我妈被他猛地贯穿,嘴里不由地呻吟起来。“真紧,真热啊!阿姨,你太棒了!”

    此时他赞美着我妈,手则托住她的一双修长的大腿,屁股不停地前后耸动,阴茎借此猛烈地在她的阴道里出没。“哦哦轻点儿你好硬。”

    我妈被他弄得娇喘不止,嘴里也无力地呻吟道。

    这样插了一会儿,他开始俯下身体,用手解起我妈的衬衫扣子。

    但没解几下,衬衫扣子就被性急的他一把全部拉断。

    于是衬衫随着扣子的掉落而往我妈的身体两侧飘散开去。

    只剩下纯白色的蕾丝胸罩还里在她的身上。

    “哎,你怎么,唔!”

    刚想对他的粗暴动作抱怨的我妈没等把话说完,就再一次被他用嘴给封堵回去了。

    同时双手抚摸着她欣长的玉脖,以及柔若无骨的肩膀。

    下身的挺送也没有停顿,仍然保持着节奏。

    我妈此刻叹息般地吐出一声以后,用一种突如其来的热情回吻着他。

    热吻了一阵,他抬起头,急切地拉扯着我妈的胸罩。

    解开后拿在手中,用鼻子嗅了嗅之后赞叹道:“真香啊!”

    我妈听了,潮红地俏脸偏到一旁,似乎为此感到羞臊。

    这副让人销魂的模样使得他更加性起,双手随即揉弄起那两团丰腴圆润的乳肉,同时下身的阴茎依旧不停地猛烈插弄着她的阴道。

    这样的刺激下使得我妈发出了好似求饶般的呻吟声:“啊插得太深了哦!”

    “还要不要嗯?”

    此时一边猛插的他一边向我妈发问。

    “要哦要要的我要。”

    正在他身下承受着冲击的我妈语无伦次地回答着。“阿姨你下面可真紧你的水也多你听到没有我在干你的声音。”

    他继续无耻地说着,借此刺激着我妈。

    她听了后表情再次变的娇羞起来,嘴里嗔道:“别说了你真讨厌啊!”

    说话的同时身躯也伴随着他的抽插而不停摇荡。

    波浪长发此刻也已经散开在床上,如同一朵怒放的黑色牡丹,正随着自己的娇躯一起浮动。

    她这种诱人的模样让陈凯顿时热血沸腾,他更加奋力地动作着。

    我妈的那对乳房随着他的挺动也不住上下晃荡,这景象使他的眼睛都看的呆住了,伸手就握住一只抓揉,另一只则被他含进了嘴里使劲舔里着。

    “啊噢呃不要啊!”

    我妈被他这么侵略着自己的那对几近完美的乳房,嘴里开始叫了起来。

    也不知是兴奋还是抗拒。

    这么干了五六分钟,我发现陈凯的动作开始变得剧烈起来。

    我妈瞧他这样,也明白他快到了。

    于是她一边呻吟但一边有些羞急地对他说道:“啊小陈你你别射在里面啊别射进来啊!”

    可他根本就没理睬我妈的提醒,屁股耸动地更快更猛了。

    我妈被他这么强力地冲刺干得快感不断,嘴里虽然反对着但双腿却缠住了他的腰,夹紧他的阴茎,配合着扭动起来。

    他被我妈这么一夹,阴茎再也无法进出,只能尽根深深地插在她的阴道里,顶着她的阴唇和阴蒂摩擦,龟头在子宫里搅动,强烈的快感使他无法再控制自己,他猛地压下去,胸膛紧紧贴在我妈的前胸。“啊”的一声低吼,阴茎也随即在我妈的子宫里射出了灼热的精液。

    一边射一边他还看着我妈承受他浇灌的表情。

    此时我妈皱着柳眉闭着凤眼,朱唇半张,他每喷射一下她就发出一声媚惑地呻吟。

    看到她接纳自己精液的迷人模样,他兴奋地喷射了十几下才舒适地停止,然后无力地趴在我妈的身上喘着粗气,手还不安分地揉弄着她的乳房。

    “好了,你快走吧。这次阿姨不怪你。我们就当这没发生过。”

    大概十几分钟后,我妈调匀了呼吸,神志清醒后睁开眼睛和他这么说着。“嘿嘿,那阿姨我们以后”他这时已经从我妈身上离开,躺在了她身旁,手则伸过去还想接着把玩她的乳房,嘴里也轻佻地说道。“没有下次了!你要是再这样就别在叫我阿姨了!”

    我妈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一边抬手挡掉了他的禄山之爪一边正色地警告着他。“好,好,我以后不敢了。”

    他见我妈这么严肃也暂时退缩了,说完话后利索地系好裤子,整理了一下以后从床上爬了起来。

    一边向门口走来一边和我妈告别:“那我走了,阿姨再见啊!”

    我见此也只好一闪身,躲进客厅的暗处。

    他大摇大摆地走出卧室,穿好鞋后就出了房门,离开了这里。

    “呜呜”卧室里传来了我妈低声的哭泣。

    我此刻也懊恼地蜷缩在了地上,痛恨着自己刚才为什么不冲出去阻止他,而贪图着这偷窥所带来的些许刺激。

    一时间,门里门外的两人都处于懊悔和痛苦之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